一、地域发展状况1.1 地理和人口发展状况荷兰王国,简称“荷兰”。位于欧洲西偏北部,与德国、比利时接壤。是由荷兰、阿鲁巴、库拉索和荷属圣马丁4个构成国组成的君主立宪制的复合国。荷兰政府的权力仅限于国防、外交、国籍和引渡,除了上述权力以外,各构成国皆有完全的自主权和自治权。荷兰位于欧洲西部,国土总面积达41864平方千米。东面与德国为邻,南接比利时,西、北濒临北海,地处莱茵河、马斯河和斯凯尔特河三角洲。位于东经3°21’至7°13’、北纬50°45’至53°52’之间。低平是荷兰地形最突出的特点。全境为低地,四分之一的土地海拔不到1米,四分之一的土地低于海面,除南部和东部有一些丘陵外,绝大部分地势都很低。南部由莱茵河、马斯河、斯海尔德河的三角洲连接而成。“荷兰”在日耳曼语中叫尼德兰,意为“低地之国”,因其国土有一半以上低于或几乎水平于海平面而得名,部分地区甚至是由围海造地形成的,比如弗莱沃兰省的大部分地区。荷兰的最高点是位于南部林堡省东南角的瓦尔斯堡山(Vaalserberg),海拔321米。荷兰地势最低点在鹿特丹附近,为海平面以下6.7米。荷兰位于北纬51°~54°之间,受大西洋暖流影响,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冬暖夏凉。荷兰沿海地区夏季平均气温为16℃,冬季平均气温为3℃。内陆地区夏季平均气温为17℃,冬季为2℃。6~8月份温度为21~26℃。冬季阴雨多风,1月份平均温度为1.7℃。2020 年荷兰人口增加了 67,830 人,2020年末总人口1747.5415万人。当移民人数多于移民人数以及出生的孩子多于死亡人数时,人口就会增长。2020年,通过国际移民(移民减去移民)增加了68359人,通过自然增长(出生减去死亡)增加了3人。直到 2014 年,人口增长主要是由自然增长引起的,然后主要是由迁移引起的。图 荷兰人口增长情况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图 荷兰人口年龄组成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1.2 国家经济概况自新冠疫情以来,由于航空、旅游业的限制,以及2020年 3 月 16 日以来的第一次封锁,经济在第一季度已经遇到了问题。国内生产总值六年来首次萎缩。与2019年同期相比,第一季度的收缩率为0.2%(根据工作日进行了调整)。经济仅在第二季度真正萎缩,当时经济收缩率为 9.4%。第三季度出现强劲复苏。因此,与2019年同期相比,收缩幅度限制在2.5%。图 分类支出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20 年前三季度,GDP 较 2019年前三季度合计收缩4.1%。收缩的主要原因是家庭消费大幅下降(6.4%)。投资减少3.5% 也是原因之一。此外,出口下降了4.6%,但由于进口下降了 4.7%,贸易平衡保持良好。面对面公司的活动在第四季度受到自10 月 14 日以来的部分封锁 和自12 月 15 日以来的紧缩的阻碍。从每个行业的发展情况可以清楚地看出,新冠危机选择性地打击了行业。面临封锁的行业受到的打击最大:首先是酒店业(收缩33%),其次是文化和其他服务业(收缩23%)。矿产开采量也有所减少,但这与进一步关闭天然气龙头有关。出行限制体现在运输和仓储(包括航空)、租赁和其他商业服务的收缩上。旅游业和同样萎缩的人力资源行业都属于后一个行业。医疗保健也经历了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收缩,尽管该部门的税收很高,但与 COVID-19 的密集斗争取代了常规治疗。其他部门的收缩或温和增长要小得多。1.2.1 农林牧渔业2018年牛的数量达到390万头。这比 2016 年的高峰年减少了 10%。由于取消了牛奶配额,奶牛和小牛的数量在 2014 年至 2016 年间尤其增加了(+11.8%)。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2015年和2016年超过了磷酸盐上限。在磷酸盐减量计划实施后,奶牛群萎缩,磷酸盐产量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回落到欧盟设定的上限以下。图 牛群数量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8 年的干旱导致耕地作物产量下降。种子洋葱的平均产量为每公顷 3.55 万公斤,比去年同期下降 36%。成品马铃薯每公顷平均单产比2017年低22%,地区差异较大。在泽兰,每公顷平均收获了 15,000 公斤洋葱种子,而在弗莱福兰,每公顷收获了 44,000 公斤洋葱种子。Zeeland 的马铃薯产量为每公顷 35000 公斤,Flevoland 为每公顷 46100 公斤。图 2018年每公顷谷物产量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近年来,猪的数量一直相当稳定。2008 年至 2018 年间,它在 12 到 1250 万只动物之间波动。林堡的动物数量增长最为强劲,自 2008 年以来,这里的动物数量增加了近 16%。平均一个农场的生猪数量已经上升到3000头。特别是2000年后,每个农场的动物数量有所增加。图 猪数量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番茄是温室园艺中种植最广泛的蔬菜。2018 年,番茄种植面积占温室蔬菜总种植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36%)。大约一半的番茄种植面积由藤蔓番茄组成。继西红柿之后最重要的温室蔬菜是甜椒(温室蔬菜面积的 26%)、黄瓜(11%)和草莓(8%)。温室蔬菜总面积多年来一直在4900公顷左右波动。图 2018年温室蔬菜表面积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1.2.2 制造业2018 年 12 月产量自 2015 年 9 月以来首次出现萎缩。当月荷兰工业的平均日产量比 2017 年 12 月下降 3.2%。电气和电气行业的生产收缩幅度最大。化工、机械、医药等行业的生产萎缩幅度也超过了整个行业的平均水平。图 工业日均变化百分比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8 年工业销售价格(3.0%)高于 2017 年。荷兰生产商向国内客户收取的价格和出口价格分别上涨了 2.7% 和 3.3%。炼油厂和化工公司在价格的积极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价格比 2017 年高出 8.3%。除食品和饮料行业外,所有行业的价格均上涨。那里的销售价格下降了 0.7%,国外的销售价格下降了 1.2%,而荷兰则保持不变。图 2018年工业产出价格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自 2014 年 10 月以来,积极进取的企业家占了上风。2019年2月制造业生产者信心小幅回升,由1月的5.8升至2019年2月的6.3,2018年2月工业企业信心创下10.9的历史新高。生产者信心与产量增长之间存在相关性。2015 年 10 月至 2018 年 11 月,日均产量与上年同期相比逐月增长。然而,2018 年 12 月,产量下降了 3.2%。2019 年 1 月,生产水平与一年前的生产水平基本持平。图 生产者信心和生产增长行业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1.2.3 交通冠状病毒危机对空中交通的影响甚至超过了过夜住宿。2020年3月份空中交通量已经急剧下降,4 月份几乎处于停顿状态。当时有13.4 万名乘客,而2019年同期为690 万人次。此后确实有所增加,但从未超过一年前的三分之一。从 2020年1 月到 11 月,荷兰机场的航空旅客比一年前减少了70%:总共有略多于2200 万的 旅客.图 重要机场旅客数量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20 年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数也比一年前少得多。4 月和 5 月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次数特别少。当时,每周的签到次数不超过500 万次,而这种情况通常会发生超过2500 万次。夏末,公共交通参与度似乎恢复到正常水平,夏季总是比其他季节略低。然而,夏季后通常的增长并没有实现,因此总旅行次数与 2019 年相差甚远。直到第 50 周,办理登机手续的次数仅为 2019 年的一半。图 道路交通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在新冠危机期间,道路交通量也有所减少。从 3 月中旬开始,道路交通(包括货运)降至 4 月初的最低水平。然后,当周的流量是 2019 年水平的一半左右,周末则是三分之一。此后,它在 7 月份反弹至略低于正常水平。9 月底,道路交通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开始减少。直到第 51 周(包括第 51 周),工作日的流量平均 为 2019 年的82%。周末为76%,这几乎完全是由客运量减少造成的。货运量在 3 月至 6 月期间经历了极大的波动,有时比一年前还要繁忙。然而,从夏季开始,与 2019 年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平均而言,截至第 51 周(包括第 51 周)的货运量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周末减少了近10%。1.2.4 建筑和服务业至少在宏观层面,房地产市场似乎正在不受阻碍地度过危机。1 月至 11 月,现有自住房屋售出超过20.6 万套,比一年前增加5.5%。自 2016 年以来,交易数量一直处于非常高的水平:每年超过20 万笔。现有自住房屋的价格比去年同期高出7.7%。本次提价与往年持平。2018年,荷兰有179万居民搬迁,比2017年减少5%。从2013年开始,30至65岁年龄段的搬迁人数呈上升趋势。17 到 22 岁的年轻人是个例外,他们很少换家。这要归咎于 2015 年生效的学生补助金的变化。顺便提一下,2018 年的搬家人数高于 2006 年至 2008 年期间的经济繁荣时期。图 按年龄移动的人数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8 年新建住宅近 6.6 万套,比 2017 年增加近 5%,是 2009 年之后的最高数字。2019 年 1 月 1 日,随着新建住宅的数量增加了 0.9%,达到超过 780 万套。从 2000 年到 2009 年,由于新建房屋,住房存量每年平均增长约 76,000 套。在 2014 年的最低点,这一数字已缩减至 45,000 套新建房屋。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新建房屋的数量增长得越来越快。2018 年的建造量比前一年多,但增长确实有所下降。图 新建房屋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7 年,通过办公室、商店或厂房等现有建筑物的改造,创造了 7,570 套住房。这些房屋是由 1,900 座建筑物改造而成的。绝大多数房屋(超过 40%)是在 2017 年通过改造办公楼建造的,17% 的房屋是社会房地产,例如学校、教堂或体育馆。2017 年增加到住房存量的房屋中有 8% 以上是改造的结果。图 2017改造房屋的原始功能用途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8 年,商业服务提供商的营业额比十年前高出 33%。2009年和2010年,包括律师、建筑师、职业介绍所和旅游组织在内的商业服务提供者的营业额继续下降。从 2011 年开始,营业额逐年增加,在 2014-2018 年期间甚至平均增长 7%。2008 年至 2018 年间,商业服务提供商的营业额平均增长了 33%。除广告公司外,所有分支机构的营业额均有所增加。广告公司的营业额下降了 20% 以上。包括在线服务在内的旅游业的营业额增长最快,达到 157%。图 2018年商业服务营业额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9 年初,三分之一的商业服务提供商经历了劳动力短缺。五年前,每 20 家公司中就有 1 家报告员工短缺。在职业介绍所和职业中介机构中,出现人员短缺的公司比例最高,接近 60%。这在旅游组织中最低,为 12%。图 人员短缺的商业服务提供公司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8年零售业营业额增长3.4%。这是继 2007 年之后的第二高营业额增长率。2017 年营业额增长率为 4.2%。销售额增长了 2.9%。2018年食品和非食品商店的销售额均有所增长。在非食品领域,DIY、厨房和地板商店以及家具商店尤其受益于房地产市场的复苏。药店和服装店的营业额也高于2017年。图 零售营业额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近年来,荷兰的互联网销售增长强劲。这些销售的增长在某种程度上趋于平稳。2018年增速连续第三年低于上年。2015年增速仍为22.1%,2018年增速放缓至17.9%。主要活动是通过互联网销售的网络商店也显示出类似的发展。以互联网销售为次要活动(多渠道)的商店的在线营业额在 2018 年增长更为强劲,为 26.3%,是过去五年来的最高百分比。2008-2018年期间,餐饮业营业额增长了 36%。饮料和宵夜的数量比 2008 年增加了 5%。快餐店的营业额在此期间增长最多,超过 60%。咖啡馆、食堂和餐饮供应商售出的饮料较少。餐饮业营业额的发展主要是价格上涨的结果,销售额增长较少。图 2018餐饮营业额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1.2.5 教育与研发十年间,教育支出增长了 20%,达到 438 亿欧元。2017 年,政府占其中的 81%,即 353 亿欧元。这笔款项的大部分用于资助教育机构。家庭主要支付学杂费、书籍、教材、公共交通和补习。尤其是,公司在培训的实践部分为监督双重学徒和实习生而产生了成本。图 教育支出分配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与往年一样,2017 年的大部分支出用于中小学教育。这些部门的学生也最多。近年来,小学教育支出一直稳定在 100 亿欧元左右。一个原因是政府根据学生人数向小学提供预算,这个数字自2008年以来有所下降。从2016年开始,中等教育的学生人数也在不断减少,这里的支出也趋于稳定。图 教育费用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2017年,国家数字公共图书馆共借出数字产品640万件。这比 2015 年增加了 58%。外借电子书的数量在两年内增加了 41%,达到 540 万本。与此同时,活跃的数字用户帐户数量增长了 144%。与图书借出总数(7,050 万)相比,电子书借出的份额仍然不大。然而,这一比例每年都在增长:2015 年 5% 的出借图书是电子书,2017 年这一比例已经达到 7.6%。图 图书馆使用量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荷兰统计局二、产业发展模式和技术发展2.1 国家产业结构图 各项支出占GDP比例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Wind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Wind三、企业发展情况3.1 知名上市企业名单图 荷兰AEX指数上市公司(按市值排名)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Wind3.2 主要上市公司表 荷兰上市公司(按市值降序排)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Wind图 上市公司分类占比(按市值)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Wind图 上市公司分类占比(按个数)资料来源:资产信息网 千际投行 Wind1. 阿斯麦[ASML.AS]阿斯麦公司是荷兰的一家先进的半导体设备系统的提供商,包括提供光刻系统。它主要用于制造复杂的集成电路提供了一个集成的产品组合,半导体芯片(IC)。它在亚洲,欧洲和美国提供光刻系统。此外,该公司从事服务和现场选项销售。它为客户提供一系列的支持服务,包括先进的工艺和产品应用知识,并以二十四小时服务支持。2013年5月,Cymer Inc完成了之前宣布的合并,据此,阿斯麦公司收购了Cymer公司。2. ROYAL DUTCH SHELLB[RDSB.AS]荷兰皇家壳牌集团(Royal Dutch Shell,又译壳牌石油),简称壳牌公司,其组建始于1907年壳牌运输和贸易有限公司(英国)与荷兰皇家石油公司股权的合并。以众多标准衡量均堪称全球领先的国际油气集团。此后,该集团逐渐成为世界主要的国际石油公司,业务遍及大约130个国家,雇员人数约10万人。合作伙伴非常广泛。它是国际上主要的石油、天然气和石油化工的生产商,在30多个国家的50多个炼油厂中拥有权益,而且是石油化工、公路运输燃料(约5万个加油站遍布全球)、润滑油、航空燃料及液化石油气的主要销售商。3. HEINEKEN[HEIA.AS]喜力N是一家在荷兰从事酿造啤酒销售的公司。公司通过六个部分进行操作。西欧段9个国家和一个出口和免税业务工作。中欧和东欧部分包括约14个国家,美洲段超过20独资酿酒厂和合资啤酒厂,非洲中东地区包括20多个国家,以及亚太部分包括大约19个国家。该公司的品牌包括喜力,阿姆斯特尔等等。4. 荷兰国际集团[INGA.AS]荷兰国际集团是一家全球性的活跃在荷兰的金融机构。本公司的业务分为两大业务领域:银行,保险和投资管理。银行业务分为零售银行和商业银行两大业务。零售银行为欧洲,亚洲和加拿大的个人和中小企业提供零售和直接银行服务。商业银行向40多个国家的企业,政府和其他金融机构提供贷款,付款和现金管理等服务。保险和投资管理业务包括公司的人寿和非人寿保险,养老金和资产管理活动。这些活动分为六个业务领域:Insurance Benelux, Insurance Central and Rest of Europe, Insurance US,US Closed Block VA, Insurance Asia/Pacific and ING Investment Management.5.飞利浦[PHIA.AS]飞利浦有限公司是一家健康技术公司。公司的部门包括个人健康业务,诊断和治疗业务,关联和健康信息学业务以及照明。公司的个人健康业务部门从事健康连续体,提供支持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慢性病患者的综合连接解决方案。公司诊断治疗业务部门提供精密医疗,治疗和治疗。公司的关联和健康信息业务部门为消费者,护理人员和临床医生提供数字解决方案,通过实现精密医药和人口健康管理来促进护理。本公司的飞利浦照明从事照明产品,系统和服务的开发,制造和应用。本公司为飞利浦集团(飞利浦)的母公司。四、复盘与未来展望4.1 国家转型思路复盘荷兰认为人工智能可以解决荷兰多方面的社会问题与挑战,为荷兰的经济增长、社会繁荣和国民幸福作出重大贡献。因此,人工智能在荷兰得到了高度重视。2018年,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Technische Universiteit Delft,TU Delft)发布了《荷兰人工智能宣言》( Dutch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Manifesto),提出了人工智能研究议程以及需要优先进行投资的七大人工智能基础研究领域。 2019年 10月,荷兰政府出台《行动计划》,提出了更为详细的行动指南。《行动计划》旨在帮助荷兰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带来的机会,促进经济增长、解决社会问题,并指导荷兰保障人工智能环境下的公共利益,进而推动社会繁荣,提升国民福利。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行动计划》提出了协同作用的三条路径。路径一是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创造的社会与经济机会。荷兰要充分利用人工智能在应对安全、医疗、农业、食品等领域的社会挑战方面的优势,如应用人工智能为医疗带去新的可能性、利用人工智能预测交通拥堵情况等;重点发展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加强政府与企业、机构等的合作;整合并鼓励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开发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路径二为创造活跃的人工智能环境,以加快荷兰人工智能的发展。其中的关键要素包括优质的研究与创新,拥有相关知识技能、能够开发和使用人工智能的劳动力群体,充足且https://www.qwhtt.top/高质量的数据以及智能化的数字连接。路径三为强化人工智能的发展基础。荷兰政府将从公民的基本权利及恰当的道德与法律框架、民众对人工智能的信任、竞争与开放性市场、国家安全四个方面着手巩固这一发展基础。出于对教育领域的关注,本文重点解读了荷兰《行动计划》中关于人工智能科学研究与人才培养相关的举措,以期为我国人工智能的研究与人才培养提供借鉴。4.2 发展目标和措施当前,荷兰的人工智能研究与创新,特别是机器学习领域和数字人文领域,已处于欧洲领先水平。然而,为了持续保持国家竞争力,《行动计划》从促进人工智能基础与应用研究、加强国内外合作两个角度出发,提出了更具针对性的举措。? 促进人工智能基础与应用研究基础性和开创性的人工智能研究是研究和创新的基础,也是培训、招聘和留住多样化人才的基础。为了保持荷兰人工智能研究能力的全球领先地位,《行动计划》指出,人工智能研究规划和有针对性地投资非常必要。荷兰在国家或组织层面上对人工智能研究进行了总体的设计与规划。例如,国家科学议程(National Science Agenda)作为一项广泛、互联、创新的社会性倡议,在推动多样化人才的培养、强调基础研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面向未来,关于制定人工智能相关研究议程和政策,并开展相应的研究,《行动计划》提出以下举措:发布人工智能研究议程,扩大荷兰人工智能的知识边界,具体做法是围绕与人工智能算法生命周期相关的重大挑战,启用新的研究计划和工具,发挥国家和国际的协同效应;制定人工智能关键技术的长期计划,以更好地进行相关应用领域的知识创新和问题解决;基于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等基础设施,建立人工智能知识中心,使荷兰成为欧洲领先的人工智能研究中心;国防部与战略知识伙伴,如荷兰应用科学研究组织、国立宇航实验室和荷兰海事研究所,联合开展研究项目,以促进人工智能的发展。资金支持是人工智能研究得以进一步开展的基础和保障。在人工智能投资方面,荷兰外商投资局(Netherlands Foreign Investment Agency)已将人工智能作为其战略行动计划《荷兰:通往欧洲的数字门户》的一个重点领https://www.qwhtt.top/域。同时,为了促进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基础研究,荷兰教育、文化与科学部也在对大学和研究部门的智库、国家科学议程以及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等进行投资。由于计算工具在人工智能研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了确保研究人员能够获得充足的计算能力、足量的数据存储空间以及高速的数据处理速度,荷兰教育、文化与科学部还投资了 1800万欧元用于购买新的国家超级计算机。? 加强国内外合作研究机构、民间社会组织和企业的合作至关重要。荷兰多所大学已与联合人工智能创新中心的企业和民间社会组织合作,启动了现场和工业实验室(field and industry lab),以推动国家在特定领域的创新和发展。截至 2019年 10月,荷兰共有 9个人工智能实验室,每个实验室至少有 5名博士研究生,并与企业和政府机构直接开展合作。同时,荷兰国防部与北约合作伙伴、企业、高校和战略知识伙伴(如荷兰应用科学研究组织、国立宇航实验室和荷兰海事研究所)进行密切合作,开展人工智能在安全领域应用的具体研究项目。除了加强荷兰国内各组织间合作外,荷兰政府还积极推动与其他国家、组织间的合作。一方面,荷兰积极支持、参与欧盟有关人工智能的各项举措,以期获得资金支持。如在欧盟“地平线 2020”计划中,2014— 2017年,580个人工智能相关项目共获得拨款9.86亿欧元,其中,荷兰各人工智能项目得到了 6100万欧元(约占总拨款 6.2%)的支持。根据欧盟规划,2021— 2027年,“地平线欧洲”(Horizon Europe)和“数字欧洲”(Digital Europe)两个项目将至少投资 70亿欧元用于发展人工智能。以同样比例计算,未来几年荷兰各方每年将收到 4800万欧元的人工智能相关欧洲项目的预算。另一方面,除积极寻求合作以获取资金支持外,荷兰还将更多地参与到欧洲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中,如参加欧洲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联盟(Confederation of Laboratories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 in Europe, CLAIRE)。此https://www.qwhtt.top/外,荷兰也将积极寻求与德国、法国、新加坡、美国、比利时等国家在人工智能研究和项目领域的合作,如荷兰于 2019年底组织创新考察团赴新加坡,与其开展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 2020年,荷兰探索与美国在人工智能特定领域开展有效双边合作的机会。这些合作旨在提高荷兰对人工智能领域的关注度,从而为荷兰在研究、创新、贸易、收购和安全领域的发展增加机会。Cover Photo by Malcolm Lightbody on Unsplash

作者 adminqwh17